首页  新闻  论坛  English  社会  专题
 
论坛用户: 密码: 注册

  2016年07月09日 星期六 上一期  下一期 数字报首页 |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第2版:众志成城 防汛抢险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1版
头版

第2版
众志成城 防汛抢险

第3版
众志成城 防汛抢险

第4版
众志成城 防汛抢险
 

放大 缩小 默认
  -- 众志成城 防汛抢险 -- 版次:[ 2 ]
冲锋舟︑皮划艇︑越野车齐上阵转移被困居民——
他们都是“摆渡人”
 

    武汉理工大学升升学生公寓:

    19辆越野车

    来回园区12个小时

    记者莫梓芫

    武汉理工大学升升学生公寓,紧靠南湖,公寓园区渍水,数千学生被困。7日晚,学生王俊在朋友圈看到武汉越野公益车队南湖地区队员戚凌峰的电话,拨了过去。

    昨日一大早,记者随武汉越野公益车队直奔升升学生公寓。

    一大早,“越野+救援”微信群频繁震动

    “7号晚接到电话后,我就赶了过去”,戚凌峰说,当时只有他一辆车,“运了五六趟后,就跟学生们约好,明天带大队人马,全部帮他们转移出来”。

    当天晚上10时左右,忙完手头事的戚凌峰赶紧在“越野+救援”微信群里向大家发出救援需求,同时还让朋友跟学校取得联系,告知对方车队的救援行动。

    “我们也非常担心学生困在宿舍出危险”,武汉理工大学学工部的胡习文部长告诉记者,学校的车性能不够,很难快速转运近6000人。

    昨日早上6时,戚凌峰跳上车,带着记者一同进入到公寓。越野车滑动出大的水纹,戚凌峰朝B栋女生公寓开去。为了让同学不踩水也能上车,他特意把越野车的一个轮胎开上了公寓的阶梯上,车身呈40度左右的倾斜,“副驾驶可以坐两个人,女生挤一点,后面尽量挤上5个”,戚凌峰招呼同学上车,把行李放在后备厢和车顶。

    沿途,穿着渔服的学生拉着皮筏帮着同学托运行李,还有不少学生用塑料瓶包扎在一起的自制木筏搬运行李,一些个子高的男生还主动背女生出公寓。

    学校也调度十多辆校园大巴守在公寓门口,把转运出的学生送到车站或是南湖校区进行安置。

    同一时刻,“越野+救援”微信群里信息频繁,“谁能给我定个位,珞狮路封路了,怎么到达升升公寓比较近”。

    一车装下15人,车顶、踏板全用上了

    很快,前后赶到升升公寓救援的越野车达到19辆。有几辆超大型越野车把学生运出公寓,车顶,车脚踏板,后备厢的盖子开着,也坐了几个男生,“我这一车起码装15个人没问题,都是男生,只要保证安全,让他们感受下越野的粗犷”,救援的TOM(网名)告诉记者。

    此时,越野车需要进入到公寓更里边的男生宿舍,那里的水更深,水漫进车里大概淹到座椅。TOM大声喊着男生们尽量挤起来,车顶爬上一些,四处能抓紧的地方都踩上人。运出公寓,跳下车的同学也忍不住拿出手机来拍摄。

    到中午1时30分,车队草草吃了点外卖,立即又开工。此时,烈日高悬,车厢内温度近30摄氏度。反反复复,车队十几辆车来回进出不下于20趟。

    穿着简单T恤,开着牧马人的女司机“兔匪”(网名)让学生惊叹不已,“太帅了,就像骑着白马来救我们的王子似的,有股女王范”,学生范进哲说。

    “车里边全被我们踩得乱七八糟,他们一点不介意,真的太感动了”,武汉理工大学的学生张元说。“希望我以后也这样帮助别人”,学生刘云乔说。

    “看到别人有困难不帮,就别玩越野”

    下午6时30分,当天滞留的5859名学生全部转移出公寓,越野车队也开始了新的安排。

    “兔匪”直接将受损的车开到修理厂。像她这样,经过一天折腾车子出了问题的很多,“宝龙”(网名)的车就在半路上抛锚;不少越野车的脚踏板都不同程度的变形,“我的脚踏板已经完全被踩垮掉了”,戚凌峰说。

    “其实真没什么,看到别人有困难不帮助,你就别玩越野,我们看不起你”。熊伟是极具威信的越野家族“资深大哥”,也是“越野+救援”微信群的建立者。看到武汉水情严峻,就和兄弟们聊要不要成立个专门的救援队群,7月1日晚,群就建起来了。

    几天下来,“越野+救援”微信群已汇集三镇近300辆越野车。

    天晴了,汤逊湖、南湖周边部分小区依旧被渍水围困,转移仍在继续。机关干部、部队官兵、社区志愿者们,纷纷赶到南湖周边渍水小区,用冲锋舟、皮划艇将被困居民一一接出,为困难家庭送去物资。武汉越野车公益组织的车友们,也开着越野车加入到转移居民的队伍中来。他们,心系南湖居民,与南湖一起共渡难关。

    昨日,江夏大道汤逊湖大桥上积水尚未消退,在摆渡人的帮助下,市民坐船通过大桥

    记者胡九思 航拍

    在南湖雅园小区,物业公司准备的橡皮艇成了小区里最便捷的交通工具 

    记者陈卓 摄

    南湖雅园小区受灾严重,小区积水过腰。志愿者们加入到“护航”的队伍,帮忙转移小区居民

    记者贾代腾飞 摄

    67岁的张少明,是南湖雅园小区的保安。这两天,他从早到晚用橡皮艇义务接送小区居民。

    傍晚,张师傅和同事们还会在小区巡逻一遍,大声呼叫看是否有人需要出小区    记者贾代腾飞 摄

    部分渍水尚未消退小区分布图

    南湖温馨苑小区

    白沙洲邮电社区铁路宿舍

    江盛路丰收小区

    堤东街518号老检察院

    白沙洲堤东社区

    武金堤省船宿舍

    武泰闸花园小区

    白沙洲列电新村小区

    余家湾铁路小区

    南湖雅园

    板桥小区

    清水源小区

    金地阳光城

    光谷大道森林小镇

    白沙洲大道

    珞狮南路

    汤  逊  湖

    南湖

    南湖大道

    路

    珞

    喻

    民族大道

    光谷大道

    三环线

    (昨日根据各区上报统计)

    风华天城小区:

    舟桥旅战士

    一人在前撑一人在后推

    记者李锐

    “同志,下面水脏,你上来吧!”“没事,没事!”昨日下午3时许,南湖街风华天城小区石榴铺7栋居民熊翠兰看着水中推船的小战士,心疼不已,一次次发出上船邀请,可对方一次次笑着婉拒。

    昨日,为帮助渍水重灾区风华天城小区居民,中部战区某舟桥旅出动25名官兵和3艘冲锋舟,从上午10时到晚上9时,累计摆渡居民千余人次。

    熊翠兰两天没回家了,住了一晚宾馆,在朋友家住了一晚。昨日她回家拿换洗衣服,然后又给物业打电话,请求部队官兵送她出来。

    熊翠兰说,冲锋舟上有6个人,都是沿路上船的,船头有一名战士划船,船尾有一名战士在推。“都是十几岁的小孩,看他泡在水里,心里蛮过意不去。特别想给他们唱首歌。”

    见小战士不上船,熊翠兰叮嘱他一定要注意脚下安全,“他笑着说,他会先用脚探探,安全了再走。”

    带队军官黄雷说,他们是上午10时左右赶到的,到达后立刻将冲锋舟放进水里。因为冲锋舟比橡皮艇装的人更多,也更安全,所以成了运送进出居民的主力。“去年‘东方之星’沉船事故,我们也奉命到监利参加救援。”

    记者现场看到,尽管原则上是只出不进,但不少居民是回家取物品或是给不愿离开的家人送东西,所以部队官兵工作量很大,几乎每隔10分钟就要“发一班船”。有的地方水浅,不能用螺旋桨,官兵们都是一个人撑,另一个人泡在水里推船。

    据了解,因该小区渍水严重,大部分住户停水停电,许多居民外出住宾馆或投亲靠友。需要外出的居民给物业打电话,登记住址后,由部队官兵上门去接。

    昨晚9时,进出居民减少,舟桥旅官兵排列整齐,高唱军歌,在现场群众的掌声中撤退。

    昨日,丽岛雅园物业工作人员划着橡皮艇送居民回家收拾生活用品

    记者陈卓 摄

    南湖雅园小区物业主管沈铁连日来帮忙接送小区居民,满脚是伤   

    记者贾代腾飞 摄

    制图 喻峰 夏洋

    昨日,在武汉理工大学升升学生公寓,“越野+”救援队成员帮忙转移数千名学生 记者莫梓芫 摄

    南湖街风华天城小区受灾严重,积水最深处达80多厘米,居民无法正常出行,中部战区某舟桥旅官兵投入到营救中,用冲锋舟转移小区居民  记者胡冬冬 摄(实习生 李蓓)

    南湖雅园社区:

    辽宁老兵志愿队

    带着快艇驰援武汉

    本报讯(记者梅丹)由17人组成的老兵救援志愿者队专门从辽宁驰援武汉,昨日在受灾严重的南湖雅园转移近千人,在救援一个心脏病人的时候,队长掉进下水道口,被水吞没,几经挣扎,浮出水面,但腰椎扭伤,肺部感染。

    “老兵救援志愿者协会”负责人刘承昌告诉记者,他们全部都有从军经历,在听说武汉的受灾情况之后,迅速带着快艇和皮划艇,从辽宁驱车赶到武汉,7日晚上9时到达武汉后,就立即在武汉工商学院展开救援,8日凌晨3时多又分批在汉口和武昌救援了十几台受困车辆,直到清晨匆匆吃过早饭,又赶到武汉铁路技师学院转移受困群众,上午9时许紧接着赶到南湖雅园展开大救援。

    南湖雅园社区共有居民5000多人,是南湖地区本次渍水最严重的小区之一,昨日水深依然没过胸部,但老兵志愿者们对此毫不介意,一趟又一趟的深入小区,利用皮划艇挨家挨户的转移居民。

    中午1时多,社区接到一个居民电话,一位老大娘心脏病发作,需要紧急救援。刘承昌带上一名同伴,立即前往。当时橡皮艇上只有两人,刘承昌在前面拉,另外一名志愿者在后面推,老大娘坐在前面,由于心脏病发作,老大娘情绪非常不稳,突然往刘承昌方向栽倒,刘承昌见状立即将老人用力推向橡皮艇中部,自己却滑进了一个下水道口,整个人都没入水中,腰部卡在下水道口上,经过奋力挣扎,刘承昌浮出水面。

    虽然熟悉水性,刘承昌还是呛了几口臭水,同时感到腰部剧痛。坚持到晚上6点多钟救援结束,疼到实在受不了的刘承昌被同伴送到了医院。

    昨日晚间记者赶到湖北省人民医院找到了刘承昌。由于腰部疼痛,他在病床上很难翻身,说话的时候也不停的咳嗽。诊断结果显示,刘承昌腰椎扭伤,肺部吸入脏水感染。

    看到刘承昌受伤,战友们很难受。“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次很多兄弟都受伤了。”刘承昌说。

    “明天还要到南湖救援”,刘承昌在病床上安排了救援计划。他还想继续与战友们一起战斗,但医生告诉他,最好在病床上养伤。

    今年40岁的刘承昌,曾在海军部队服役4年,1997年退伍后打拼出一番事业。虽然离开军队,但“对老百姓的感情还跟当兵时一样”。

    板桥社区:

    老人带出来3天的药吃完

    社区人员:我们帮您回去拿

    本报讯(记者汪洋 实习生高晓明)板桥社区地处南湖南端,地势低洼,4日晚上一夜的大雨过后,板桥社区开始淹水,至昨日,积水最深处仍漫及胸部。该社区共有517户居民,转移、安置仍在继续。

    昨日中午,长江日报记者驱车前往板桥社区,在大门口便被积水挡住了进路。小区里面,数栋高约4层的民房泡在水中,多名志愿者趟着浑黄的积水,扶着橡皮艇,来回将小区里的居民和生活物品转移出来。积水最深处及胸部,志愿者们穿着防水服,脖子上搭一条毛巾,在太阳下晒得大汗淋漓,不时用毛巾擦一把汗,之后又继续忙碌。

    下午2时左右,一位老人突然急匆匆跑到现场,嚷嚷着要回小区家中。原来,她83岁的老伴有心脏病和高血压,每天早上要吃药。“5日晚上,我们从家中匆忙撤离,当时只带了3天的药,现在药已经吃完了,我们记不得药名,没有办法去买,只能回家拿。”

    老人叫霍秀英,今年79岁,住在小区20栋4楼。5日早上,天下大雨,社区和街道的工作人员挨家挨户劝说居民撤离,霍秀英和老伴走时只拿了把雨伞,带了3天的药,便匆忙出门了,投奔到朋友家里。

    昨日,老伴的药吃完了,她急得心急火燎。一走到小区门口,霍秀英便卷起了裤腿,正准备下水时,被工作人员拦住了。“婆婆莫急,积水已经漫过一楼的窗台了。”工作人员劝慰老人:“你要是信得过,告诉我们药放在哪里,我们帮您去拿。”老人这才安下心来,向工作人员描述了放药的具体位置。

    因积水很深,为了人员安全,志愿者在小区门口筑起沙袋,除了救援人员,不允许其他人员进入,直至积水退去。“目前,住在低楼层的居民都已经撤离了出来。但少数住在较高楼层的居民自备了物资,不愿意搬离,我们还在做工作。”板桥村相关负责人说。记者看到,志愿者筑沙袋时,仍不时有居民坐在橡皮艇上,被运送出来。

    武汉工商学院:

    消防车开进校园“摆渡”

    送学生去火车站

    本报讯(记者汪洋 实习生高晓明)“生平第一次坐消防车,多亏了兵哥哥。”昨日,武汉工商学院学生李国琴向记者讲述暖心一幕。

    李国琴是武汉工商学院物流管理专业大三学生,数日前,她在网上预订了7日晚10时回家的车票,最后一门的考试在当天下午4时30分考完。

    “早上起床时发现,校园内到处都是积水,有消防车开进校园,消防官兵驾驶着冲锋舟前来救援。”李国琴说,学校通知他们,考试结束后用1个小时收拾行李,然后等消防官兵过来,将行李转移到地势较高的综合楼上。

    下午4时30分,李国琴考完了最后一门,走出教学楼时,眼前一片忙碌的景象。消防官兵、附近的渔民以及不少男同学正帮助转运行李。1个多小时后,李国琴的行李被安全转移到了综合楼。随后,她和另外3名同学一起,匆匆出了校门,前往武昌火车站。

    校门口是白沙洲大道,一眼望去,车辆堵成了一锅粥。眼看着已经晚上9时,4个女生站在马路边,束手无策。正焦虑无助时,只见一辆消防车驶了过来,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李国琴赶紧招手,“没想到,消防车停了下来!”消防官兵得知情况后打开车门,让4名女生上车。

    车上共有6名消防官兵,4名女生上车后,车内变得更加拥挤。后排的消防官兵把座位让给了4个女生,自己则蹲在逼仄的角落里。“当时心里特别感动。”李国琴说,消防兵们在水中泡了8个多小时,裤子和鞋子都是湿的。

    李国琴和同学上车后,消防车带着她们直奔武昌火车站,由于此前耽误了较长时间,李国琴还是错过了当晚的火车,她只好改签到次日,不过她的同学赶上了火车。

    昨晚9时许,记者联系李国琴时,她正在回家的火车上,她在电话中告诉记者:“虽然延迟了一天回家,但我的心情一点都没受影响。感谢昨天帮助我们的兵哥哥,他们是最可爱的人。”

放大 缩小 默认

网站简介网站地图版权说明豁免条款联系我们
长江互动传媒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鄂ICP证:020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70406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鄂 B2-2007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