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3月01日 星期四 上一期  下一期 数字报首页 |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第20版:齐家·亲友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1版
头版

第2版
总编辑信箱

第3版
人物·焦点

第4版
人物·焦点
 
标题导航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 齐家·亲友 -- 版次:[ 20 ]
陈鹤琴:著名教育家这样当爸爸
 

    陈鹤琴不仅是家庭教育的理论家,也是家庭教育的实践家。7个子女(陈一鸣、陈一飞、陈一心、陈秀霞、陈秀瑛、陈秀云、陈秀兰)在他的教诲下,成才成人。

    示范跌打滚爬

    陈鹤琴在《家庭教育》一书中写道:“要做一个现代中国人,第一条件是要有健全的身体。身体的好坏,对于一个人一生的生活、事业及其抱负都有极大的影响。”他一贯重视体育锻炼,并以自身为榜样影响子女。

    20世纪20年代末,陈鹤琴在南京鼓楼自家住宅办了一所鼓楼幼稚园。大儿一鸣、二儿一飞也在幼稚园就读。一个星期天,爸爸叫两个儿子来到庭院,让孩子们观看自己的“拿手好戏”——把两臂伸开向左一转,两脚腾空飞起,身子与地面成平行,轻轻落下,这叫“打翼子”。孩子们拍着手,高兴地叫嚷着:“爸爸,再来一个!”爸爸马上变换花样,蹲下身子,用脚跟一前一后地跳跳歇歇,这叫“麻雀走路”。过了一会,爸爸又把两脚朝上,头微抬起,用两只大手掌按着地面“走”起路来,这叫“打虎跳”。孩子们在爸爸的示范下,也学做这些动作。爸爸还点拨孩子如何掌握重心,维持平衡,以使姿势更优美。

    有一年暑假,陈鹤带一鸣、一飞去南京玄武湖打野鸭。父子三人携带一只狗,共乘一条小船,划动木桨,悄悄地在荷叶中穿行。小船划到一处停了下来,凝神注视,屏息以待。突然,湖中小岛的苇丛里“扑啦啦”飞出一只野鸭。“呯!”一声枪响,野鸭落下,孩子们欢呼起来。父子三人奋力划桨移近小岛,狗蹿上岛将野鸭衔来。陈鹤琴就此教孩子如何端枪,如何瞄准,如何扣放。打完野鸭后,陈鹤琴兴致未减,带两个孩子在草地上跌打滚爬,操拳练武,然后又带领孩子摸鱼虾、螺蛳、捡卵石。

    到了冬季,南京的天气很冷,有时雪下得尺把深。陈鹤琴就带孩子们到庭院里堆雪人。他还让几个孩子相互“打雪仗”。陈鹤琴是“踢毽子”高手,能踢“单、拐、踱、倒势、巴、盖、顺、连、扳托”等小式样,还能踢“偷、跳、笃、环、岔、簸、掼、撕挤、蹴”等大式样,还会踢“阎王打转”、“小鬼翻身”的绝招。几个孩子在爸爸的影响下,也都喜爱踢毽子。陈秀霞踢毽子还参加过“国术表演比赛”,并得了名次。

    陈鹤琴认为,不仅要培养孩子健康的体魄,还应培养孩子勇敢的心理。一鸣三四岁时,每逢炎热的夏天,乌云密布、雷电交加都使他有点儿害怕。这时,爸爸就带他到房间外的露台上,用手指着乌黑的云层说:“那一片乌云多么像一只狗呀,看得出么,前头是狗的脑袋,后头是狗的尾巴。”又指着闪电说:“这闪电像一条白带,雪亮的,多好看!”一鸣被逗乐了,也伸着小手,对天空指指点点,渐渐对雷鸣电闪不怕了。

    还有一次,陈鹤琴带一鸣到草地上玩耍,突然,一只大癞蛤蟆跳到了一鸣的跟前,吓得他双脚往后挪动。爸爸说:“一鸣,别怕。你看爸爸来逗它。”说着,从地上拾起一根细枝条,轻轻去揿压那只癞蛤蟆:“癞蛤蟆兄弟,你好吗?你也来同我们一道游戏吧!”一鸣看见爸爸与它“对话”,感到新鲜有趣,也从爸爸手里接过细枝条揿压那只癞蛤蟆,原来的恐惧心理顿时消除。

    三把黄金钥匙

    陈鹤琴说:“可爱的孩子应当是有礼貌的。要使小孩有礼貌,必须教他把握三把黄金钥匙:当自己受到人家帮助或接受了别人的好意时,要学会说‘谢谢’;当自己对别人做了一件不太好的事情或有碍于别人时,要说‘对不起’;当有求于别人时要会说‘请’。把握这三把黄金钥匙,就会到处受人欢迎。”

    陈鹤琴还风趣地对孩子们说:“嘴巴甜,有人缘。”“喊人不蚀本,舌头打个滚。”陈鹤琴认为现在取消了“晨省昏定”的繁文缛节,但孩子早上见到父母仍应先喊早。陈鹤琴的几个子女都养成这一习惯。有一天清晨,陈鹤琴的三女儿秀云见了爸爸不喊“爸爸早”。陈鹤琴就俯下身来对她说:“小妹妹,早!”秀云听了,赶紧招呼:“爸爸,早!”陈鹤琴认为对孩子进行礼貌教育,家长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是“教材”。

    陈鹤琴还经常讲孔子的名言“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讲孟子的名言“独乐乐,与民乐乐,孰乐?与少乐乐,与多乐乐,孰乐?”讲《礼记》的名言“礼尚往来,来而不往非礼也”。陈鹤琴认为孩子也应学会“好客”,不管是“远客”还是“近客”,不管是“大客”还是“小客”,都应热情接待。陈鹤琴深谙“率子待客大有益”的道理,每当有客人来家时,总是让孩子亲切地招呼客人,并参与接待客人。陶行知先生是陈鹤琴家的常客。夏天的傍晚,陶行知常常戴着凉帽,穿着短衫,手执大蒲扇来到陈家纳凉、谈天。陈家孩子们一见陶伯伯,都欢呼雀跃地上前,为陶伯伯搬来椅子,送上茶水。

    陈鹤琴还常带孩子走上社会,扩大孩子们的交往范围。陈鹤琴曾经编《木兰从军》木偶剧,请南京艺人虞哲光制作木偶排成戏,送到一些小学校演出。陈鹤琴让一鸣、一飞、秀霞、秀瑛去参加木偶剧表演,以便让孩子们从中受到锻炼。有一次,《西行漫记》的作者,美国的埃德加·斯诺举行报告会,陈鹤琴带一鸣去参加。一鸣一向以绘画擅长,在爸爸的鼓励下,当场为斯诺先生画了一张速写像,待报告会结束,将画像送给了斯诺作为纪念。

    良师泥工木工

    陈鹤琴幼时家境贫寒,培养了他吃苦耐劳的习惯。

    1940年初,陈鹤琴在江西泰和县文江村大岑山上,创办了我国第一所公立幼稚师范学校。他亲自上山,四处勘察,划地340亩为校址,亲自带领师生开荒筑路,编帘搭屋,把荒山野岭变成了美丽的校园。

    第二年,妻子俞雅琴带着一飞、一心、秀霞、秀瑛4个孩子来到江西泰和县文江村,住进了由他本人亲自设计的一所砖木结构的新居。这所房子看上去不错,只是房间墙壁的砖块裸露在外,既没有抹泥,也没有粉刷。房间里还堆放着一些木料,没有桌凳。

    正当大家感到奇怪时,陈鹤琴对11岁的一飞与9岁的一心说:“这是我特意给你们安排的第一课。”陈鹤琴请来一位泥工师傅,说:“他就是你们兄弟俩的老师,你们兄弟俩要好好地向他讨教。”一飞、一心挽起袖子,在泥工师傅指导之下干了起来。弄好墙壁之后,陈鹤琴又请来一位木匠师傅,让木匠打造桌凳,让一飞、一心打下手。陈鹤琴又让秀霞、秀瑛拜当地老农为师,学习编草帘、打草鞋等杂活。

    4个子女很快适应了江西农村的生活环境,跟老农的孩子有说有笑,打成了一片。房间里里外外装修一新后,陈鹤琴特地用大号毛笔书写了一副对联“手足胼胝(pián zhī)劳工神圣,泥工木工皆为良师”,并将它贴在大门上。这让孩子们懂得,劳动人民心地纯朴、善良,值得尊敬。

    新中国成立后,陈鹤琴担任南京师范学院院长。几个子女也成长为祖国有用之才。(据《早期教育》季能顺)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网站简介网站地图版权说明豁免条款联系我们
长江互动传媒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鄂ICP证:020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70406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鄂 B2-20070023